同城一夜情


million dollar arm jon hamm header image

同城一夜情U盘里的“共享男友”   2018年2月14日。虽是冬天,但羊城广州的空气里,已经弥漫着春的气息。  当天,经领导默许,很多单位的单身青年们都提前下了班,各自奔赴一场场醉心的约会。  见此,广州一家科技公司的技术总监冯雨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没有男友的她,看来又要独自过情人节,想想都心酸。  今年29岁的冯雨是广东省中山市人。高一那年,她鼓足勇气,倒追过一个学霸男生,并成功地将他俘获。可就在高三那年,学霸扛不住父母与老师的双重压力,向她提出了分手。  失恋的打击,让冯雨痛不欲生,导致她对爱情产生了恐惧。此后的日子里,冯雨以疯狂地学习,来转移这种恐惧。  2008年,她以高分考上了广州的一所大学。  大学期间,才貌俱佳的冯雨,是很多男生追求的对象,有些特别优秀的男生也的确让她动过心。可每当她打算接受追求时,高中那段刻骨铭心的失恋之痛,便像个幽灵似地浮上心头。  强烈的恐惧感,让她屡屡在即将到来的爱情面前却步。因拒男生于千里之外,不明就里的同学们送了她一个绰号:灭绝师太。  “灭绝师太”冯雨毕业后,被广州一家合资公司录用。凭着良好的综合素质,很快便跻身公司高层,成为技术总监。在事业上顺风顺水的她,感情却仍是一片荒漠。  尤其是当单身男同事不知从什么渠道获悉她大学期间的绰号后,更是对她敬而远之。  可是,只有冯雨自己心里明白,正值豆蔻年华的她,内心是多么渴望吮吸爱情的甘露啊!  这不,又是一年情人节,眼瞅着闺蜜们享受情人节,而(两性情感,www.027xo.cOm)她却形单影只,内心别提有多失落。  就在冯雨倍感无聊时,朋友圈的一条信息引起了她的兴趣:“男,29岁,广州一家科技公司的营销员。值此情人佳节,作为单身狗的我,愿出租自己一天。服务项目包括:陪逛街,30元/小时;陪吃饭(饭钱由雇主买单),50元/顿;陪表白,80元/次;陪向前男友炫耀(医药费雇主另付),100元/次。”信息后面,留有姓名与联系电话。  看到这条信息,冯雨不觉哑然失笑:没想到,男友也能“共享”;更神奇的是,这个名叫李永新的男孩居然和自己在同一家公司。   冯雨在公司的通讯录上查了一下,发现确有李永新此人,是市场部的员工。反正现在没啥事,抱着好玩的心态,冯雨照上面的电话拨了过去,并和他约定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见面。  电话里,李永新兴奋地说:“你是我的第一个客户,又是同事,(少妇口述,www.027XO.com)我给你九折优惠。”对方的俏皮让冯雨更加放松。  下班后,冯雨如约来到了咖啡店。在预定的卡座上,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的男生早已在此等候。见到她,男孩热情地打招呼:“冯雨,还记得我不?”  眼前的男生看着确实有点面熟,但原本就是同一家公司的,这也不奇怪。冯雨一边“嗯嗯”一边点头,想糊弄过去。见她并没有认出自己,李永新索性点明:“我是你的高中同学啊。不过,你在快班,我在次快班,你不记得我也情有可原。”  听李永新如此说,冯雨倒真有点想起来了。次快班和快班仅一墙之隔,每次课间休息,两个班的男生总会一起疯闹几分钟的。李永新算是比较安静的一个男孩,总是静静地站在旁边,看着大家玩,偶尔向快班这边的冯雨投射过来火辣辣的目光,但她从未接他的茬。那时的她,眼里只有学霸男友。  既是同事又是同窗,冯雨的心情也更加放松,她甚至主动开起了玩笑:“李永新,今天我‘租’你一天,你要老老实实地为客户服务,要不然,我会给你差评的!”说完,两人哈哈大笑起来。  当晚,李永新陪着冯雨一边逛街,一边聊中学阶段的糗事、趣事。整个过程轻松又愉快,转眼就到了晚上10点。在冯雨所住公寓的楼下,她用支付宝将当天的陪聊陪逛等“服务费”悉数转给李永新,他也没有推辞,以九折优惠收了款。  临分手时,李永新看着冯雨,突然来了句:“冯雨,我爱你!”  失恋后就再也没有接受过男生表白的冯雨,被李永新没头没脑的这句话给震住了。那一刻,她心跳加速,脸色绯红。但她很快便清醒过来,意识到这只是一场情人节的游戏而已。  她自嘲式地笑了一下,说:“不错,服务挺周到。”接着又转了80元给李永新,随后便独自回了公寓。  情人节过后,冯雨便全情投入到了工作中。与李永新的那场约会,犹如在她干涸的情感沙漠里下了点毛毛细雨,并未在她的世界里留下特别的痕迹。  不过,既然在同一家公司,难免经常碰面,他总是热情和她打招呼:“今天气色不错。”每逢此时,冯雨便冲他甜甜地一笑,而后又忙事情去了。  3月初,一个周五的下午,冯雨处理完一系列事务后,累得斜躺在了椅子上。办公室虚掩的门被推开了,李永新那张阳光灿烂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:“冯总,晚上有其他安排没?我请你吃饭。”  冯雨笑了笑:“可以呀,不过丑话说在前面,这次我可没有雇你,要免费哦。”“那当然。”嘻嘻哈哈中,约会就这样定了下来。   晚餐时,李永新点的菜都是冯雨喜欢吃的菜。大快朵颐的同时,冯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她扬头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菜?老实说,是不是在我身边安插了线人?”  李永新满脸无辜:“冯总,这可冤枉我了。这些菜都是我爱吃的,没想到正好合你的口味。”  因为李永新经常往冯雨的办公室里跑,渐渐地,同事们开始打趣他俩。此后,李永新一来,顽皮点的同事便嚷:“冯总,你男朋友来了。”李永新也不解释,笑着一一和他们打招呼,而后大摇大摆地走进冯雨的办公室,谁知进门就见到了她面带愠怒的脸:“谁承认你是我男朋友啦?”李永新厚着脸皮说:“人家开个玩笑,你不要那么小气嘛。”  4月中旬,公司组织骨干员工到湖北旅游。一路上,李永新帮冯雨拍了不少照片。这些照片构图精巧,角度新颖,看得冯雨心花怒放。原来,在镜头里,自己竟然这么美!  夜深人静时,住在酒店的房间里,冯雨难以入眠。与李永新相处的点点滴滴,竟一一清晰地浮上了她的脑海。“我这是怎么了?难道……”想到自己可能对李永新动了感情,冯雨的心异常纠结。  说实话,在和李永新相处的过程中,冯雨没有半点压力。他的体贴,让她一度荒漠化的感情渐渐地有了生机。可对他的这份感情,她实在把握不准:  他的所作所为,究竟是情人节那场“共享”游戏的延续,还是出于对校友的关心,或者是真的对她有意呢?万一,他没那个意思,那自己岂不是自作多情?如此想着,冯雨决定暂时不开启心扉。  到达湖北的第二天,旅游团组织团员参加宜昌快乐谷的蹦极活动。冯雨报了名,但李永新没有。轮到她上场时,突然站在高而空旷的跳台上,冯雨吓得两腿发软。工作人员建议她找个男生合作。本来没有报名的李永新,果断要求与冯雨一起跳。在工作人员为他俩系安全绳时,李永新不停地给她讲笑话。在李永新的开解中,她的情绪平稳下来。  “跳!”工作人员一声断喝。李永新搂着冯雨,从61米高空倒向了地面。只听耳边“呼呼”一串声响之后,两人已经被高高弹起。继而再次下坠,再次被弹起。反复几次后,绳子慢慢停了下来。一艘小船划了过来,船主将李永新与冯雨接上了船,解开了安全绳,送上了岸。  经历过蹦极后,冯雨觉得再恐惧的事情,也不值得一提了。  随团回酒店的时候,冯雨有说有笑地向其他同事讲述自己的历险过程,不经意间侧头一看,发现坐在身旁的李永新脸色惨白,额头上还渗出了密密的汗珠。  她关切地询问:“你怎么了?”李永新惨然一笑:“我是对刚才的蹦极心有余悸。”冯雨用拳头捶打他的肩膀:“你个胆小鬼。”  旅行结束时,李永新的气色才慢慢恢复常态,本来有点担心的冯雨这才舒了一口气。此时的她意识到:自己真的爱上他了。这一次,她决定勇敢一点,择机主动向他表白。  回广州后,冯雨不再每次被动地等着李永新来找她,而是经常主动约他出来玩。不过,他的气色看上去不太好,且似乎有什么心事。冯雨问他,他又不说。  转眼到了6月,冯雨认为她与李永新的感情已经瓜熟蒂落,再不公开,恐怕会错失良机。可就在冯雨连表白词都想好了的时候,李永新却消失了!  从6月初开始,李永新就不再来找冯雨。她给他打电话,他不接;给他发微信,他不回。在公司里也碰不着他。心忧如焚的她向人力资源部打听,同事告诉她,李永新在6月3号就请了长假。  李永新在搞什么鬼?尽管自己和他尚未确立恋情,但冯雨还是感觉心痛。那段已被尘封的失恋经历,此刻再度回放,让她关闭了本已开启的心扉。  7月底,冯雨参加高中的校友会时,见到了2005级的(美文摘抄,www.afbbbb.cc)部分同学。聊天过程中,冯雨获悉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李永新患结缔组织病,已于7月中旬去世!  冯雨的脑袋“轰”的一声,差点栽倒。不会,肯定是同学们搞错了,他才29岁,怎么会死呢?!  可是,有同学拿出了参加李永新追悼会的照片。灵堂上的遗像,那么熟悉,不是他又是谁?冯雨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恸哭失声。  通过同学们提供的线索,冯雨回到了中山市,找到了李永新的家。敲开房门,一张尚未褪去悲戚的中年妇女的脸,出现在了冯雨的眼前。  阿姨打量了她几眼,说:“你是冯雨吧?永新猜到你会来,托我转交一个东西给你。”说完,她递给冯雨一只U盘,“他说你想知道的东西,全都在里面。”  回广州的路上,冯雨将U盘插进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的USB接口上。一份制作精美的幻灯片,随即出现在她的眼前。  “献给我深爱的雨!——永新”这是幻灯片前言部分的内容,言简意骇。接下来的幻灯片,用图文并茂的方式,记录着冯雨从高一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后的点点滴滴。  “雨,你那么优秀,优秀得有些耀眼,让我不敢靠近。”这段话的配图,是冯雨在高一上学期期末考了年级第二,上台领奖时的照片。从照片周围的环境来看,显然是后来从学校办的版报上翻拍的。  除了领奖的照片外,还有一些参加运动会、参加学校组织郊游的照片。看着那一组组记录着她青春与梦想的照片,她的眼睛湿润了。  “雨,看你难过的样子,我当年好想痛揍那个学霸。他那么自私、懦弱,不配拥有你的爱情!”这段话的配图是高三那年的毕业照。尚未从失恋阴影里走出来的冯雨,神情抑郁。  通过后来的一系列文字与配图,冯雨厘清了全部的头绪。原来,李永新一直暗恋着她,却从不敢表白。及至眼见她遭遇失恋,虽心痛万分,但仍不敢走近她。  后来,两人虽不在同一所大学,但他一直悄悄关注着她的情况,也得知了她因失恋而患上爱情恐惧症的事。再后来,获悉冯雨到了广州的这家科技公司,李永新也来到了该公司,当一名普通的业务员,默默地守护着她。  从2016年初开始,李永新就经常头痛、发热,并伴有关节疼痛。他起初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发烧,没想到,这种症状竟断断续续地持续了两年。  2018年初,经常痛得彻夜难眠的李永新,来到了医院。   诊断结果令他窒息:红斑狼疮并结节性多动脉炎。因发现太晚,拖的时间太长,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,治愈的可能性为零,让他做好心理准备,他很可能只有1年左右的寿命了。  得知自己不久于世后,李永新黯然神伤了许久,过后又释然了。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冯雨,这个他默默地爱了10余年的女孩。不想留下遗憾的他,决定走近心爱的女孩,为自己勇敢一回。 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,2月14日那天,李永新刻意屏蔽了其他所有微信好友,唯独只让冯雨看到了自己发的那条&ldqu(美文摘抄,www.afbbbb.cc)o;共享男友”启事,而冯雨真的感了兴趣。  那天晚上,他们兴尽而归。  经历美好的一晚,李永新觉得冯雨对异性已经不那么恐惧了,本该离开冯雨的他却贪恋她的温暖,一次次违背理性地接近她,想真心实意地对她说“我爱你”,却始终鼓不起勇气。  在此期间,冯雨对爱情的恐惧一点点消散,而李永新的病却一天天恶化。到了6月初,他再也坚持不住,请假回了中山。  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病床上,李永新将自己保留的冯雨的所有照片收集起来,制作成幻灯片,拷进了U盘,交给父母。他想,冯雨也许会惦记着他,就让这个U盘替自己告诉她,能够在生命的最后时光,陪心爱的女孩走出心理阴影,他此生无憾。  从中山回广州的大巴上,一首老歌,正缓缓地诉说着悲伤:眼睁睁地看着你/却无能为力/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/找不到坚强的理由/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柔/告诉我星空在那头/那里是否有尽头/就向流星许个心愿/让你知道我爱你……  一路上,冯雨哭成了泪人。她没想到,在她自以为黯淡的爱情经历里,曾有过这么一个男孩,纯粹的、无怨无悔地爱着她。在这个男孩的心中,自己如他的生命一样宝贵。  8月初的一个周末,冯雨带着一束勿忘我来到了李永新位于中山市郊的墓前,她要告诉九泉之下的他,他的心意她收到了,从此山高水长,她永远不会忘了他,也希望他不要忘了自己。  2018年8月17日,中国七夕。冯雨发出了“共享女友”的贴子,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告诉天堂里的李永新,自己已经彻底从阴霾里走了出来。  她问自己:爱情能共享吗?不能!但人与人之间,善意和情义,可以传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