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有声小说成人有声小说


成人有声小说成人有声小说勾搭姐夫私奔 褪色的浪漫爱情变成危机 (图文无关)  姐姐和姐夫夫妻感情不是很好,姐姐是个性子很急的人,随时因为一些小矛盾引发家庭战争。三年前,他们因为一点小事吵架,姐姐赌气回了娘家。那时,姐夫特地打电话,请我做他的说客,帮忙开导姐姐。  我与姐姐聊天发现其实她根本没有生气,只是想让让姐夫长一点记性,经过我的劝说,她也就顺坡下驴,收拾好行李回了家。从那以后,只要他们两吵架,姐夫就会请我去灭火,对此,我倒是不太排斥。  多次帮忙调解他们之间的纷争之后,姐夫特地送了我一套高档化妆品以示感谢。那一刻,我觉得姐夫根本就不像姐姐说的那样木纳,反倒是一个很体贴、温顺的男人。私下里,我经常对姐姐说:自己的脾气好好改一改,凡事不能总由着自己的性子。在帮助姐夫一次次解决家庭矛盾的过程中,我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 (图文无关)  有一次,我去姐姐家做客,恰好又遇到他俩口子在吵架,吵完之后,姐姐赌气摔门而走,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姐夫两个人,现场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。当我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姐夫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,那一刻,我没有反抗,反而紧紧依偎在他的怀中。  情欲的潘多拉盒子一旦开启,便再也难以关上,我和姐夫越了界,虽然每一次温存之后,我的内心都充满了负罪感。但是,一想到姐姐的任性、刁蛮,心中的天平就会不自然地朝姐夫这边倾斜。后期,我对姐夫的依恋越来越深,甚至每天都要跟他见面,有时看到他朋友圈里跟姐姐有关的消息,我都会吃醋难过。 (图文无关)  因为内心无法忍受与别人共享爱人,我直接向姐夫提出让他带我走。听到我提议的那一刻,姐夫脸上出现了欣喜的表情,由此,我看出我们的想法一拍即合。半个月之后,我带着所有的积蓄,和他坐上了开往深圳的列车。  我不顾一切与姐夫来到深圳,开始了新的生活没多久,隐约发现彼此之间完全不能磨合。我总是感觉姐夫对我有所隐瞒,他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跑业务,前期,虽然业绩不太好,但他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他的工资有多少,甚至我连他到底有多少积蓄都不知道。一直以来,我们都在用我的存款。  渐渐地,因为经济上的原因,我们之间产生了矛盾。我多次要求他把工资卡上交给我,但他总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态度。而且,我发现他总喜欢用以前要求姐姐那套标准来要求我,这是令我最不能容忍的事情。 (图文无关)  在他看来,家中的家务活应该由我独自一人包揽,并且在他下班到家时,就准备好热气腾腾的饭菜。这对于从小娇生惯养的我而言,简直比登天还要难。因为家务这些繁琐的小事儿,我们几乎隔三差五发生分歧,严重的时候甚至只会动手。  前些天,我在珠宝店里看中了一款钻戒,正准备付钱时,姐夫劝我要省钱,为将来做长远打算,此刻,我当场翻脸,拉着他在原地大吵大闹,引得路人纷纷驻足围观。受不了路人的嘲讽,姐夫扬起手打了我两巴掌,把我丢在了原地。  后期,随着矛盾的加剧,我对姐夫越来越失望。去年年底,姐夫因与主管不和被迫辞职,没有了工资不说,连年终奖也没了,我们带来的积蓄也所剩无几,这成为压垮我们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。 (图文无关)  姐夫自从失业后,隔三差五抱着手机,不是看侄子,就是看姐姐的朋友圈。好几次,我看到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中悄声嘀咕,仔细问他说什么,他也不愿跟我说。我们的关系也在不断恶化,他不是跟我吵架,就是跟我冷战,有时,自己一个人独自喝闷酒,喝醉了就抱着手机流眼泪。  春节过后,家里的积蓄彻底花完了,我们已经穷得快要断粮。我不得已向母亲打电话求助。第一次怀中忐忑不安的心情打电话回家,听到我声音的那一刻,母亲当场嚎啕大哭。她哭着对我说:“自从我与姐夫走了之后,家里乱成了一锅粥,爸爸因此气得一病不起,姐姐也没有再去上班,而是整天躲在家中不敢出门。” (图文无关)  那天,跟母亲通完电话之后,我的心情无比沉重,甚至开始后悔当初的冲动。尤其每次看到姐夫自暴自弃的样子,我更是为自己的错误深深自责。那一段时间,思来想去之后,我决定离开姐夫,回家向姐姐认错,希望我对她的伤害,能够得到她的谅解。  听到我的想法之后,姐夫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,从他的表情中,我感受到他就像被赦的囚徒重获自由一样。知道此刻,我才真正的意识到,其实在姐夫心中,姐姐永远占据着重要的地位,虽然之前他们矛盾不断,但婚姻相处中,怎么可能没有磕磕碰碰呢?  那天晚上,我和姐夫坐在客厅聊了很久。他直言不讳的对我说:其实这一次冲动离家出走,他心里一直很后悔,这些天,他的良心一直收到谴责。好几次他想选择不辞而别,但又害怕这样做会深深地伤害我,之前,对姐姐造成的伤害,已经让他背负了沉重的心里负担我,所以,他才会继续选择维系这一段畸形的关系。 (图文无关)  半个月之后,我们离开了深圳回到老家。回到家中之后,姐姐一直不愿见我,好几次,我主动上门去跟她认错,但她从来不给我机会,一听到我的声音,就用沉默回应。虽然她同意姐夫回家,但她一直不肯原谅他,两人每天也是在冷战。母亲们替我们求情,让她忘记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,但她总是故意岔开这个话题。  现如今,我因插足姐姐的婚姻,承受的巨大的痛苦。每天,都活得极其痛苦,甚至想过轻生,如果时光可以重来,我绝不会去碰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……  责编:杨孜  【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