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天炮房


五月天炮房离婚了再陪我三天:仗义与屠杀爱恨切切   ()  2010年11月,一则消息震惊上海IT界:国内一家知名IT公司的高级工程师刘达军,亲手杀害了和他离婚才三天的前妻李然。血案发生后外界才得知,原来刘达军离婚后仍深爱前妻,为了挽回她的心,竟然将原本属于自己的财产全都给了她。李然心生感动,犹豫着答应了离婚后再陪他三天的要求。  可就是这短短三天,却让一桩原本寻常的离婚事件演变成了一起无可挽回的血案。   前夫仗义,离婚后她左右为难  2004年6月,23岁的大学毕业生刘达军应聘进上海一家知名公司任软件工程师,年薪近10万元。上班后,他在公司附近的小区租了套房子。从高中开始,刘达军就有晨练的习惯,工作后他也一直坚持。一个月后,刘达军发现同住一个小区的一个漂亮女孩每天也出来晨练,他鼓起勇气上前和对方打起了招呼。女孩名叫李然,比刘达军小1岁,成都人,也在上海一家软件公司上班。相识不久,两人便恋爱了。2009年5月,他们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完婚。结婚后,刘达军和李然在事业上投入了极大的精力。但婚姻中的危机也在悄然滋生——  早在结婚前两年,李然就发现刘达军的一些习惯让自己难以忍受。同居后不久,刘达军动辄喜欢查看她的手机,当看到手机上有他不认识的人打来的电话或是发来的短信时,他会盘问半天。李然曾试图和刘达军沟通交流,但每次一提及这个话题,刘达军就递上自己的手机,说:“我的手机你尽管看,何必在意这种小事!”李然很无奈,但当时双方家人都开始逼婚,李然在矛盾的心态中走进了婚姻。婚后,刘达军的工作更加忙碌,常常加班睡在办公室,让李然更觉苦闷。   结婚半年后,李然所在的公司部门调来一名叫刘超的主管。年长她1岁的刘超出生于上海,他情感经历坎坷,一直未婚。在公司里,他对她很关照。时间一长,李然渐渐对他产生了依赖感。一次她生病住院,刘超在网上找了许多调养身体的资料发给她。这些细致的举动,让李然不由对丈夫刘达军越来越感失望。到了2010年11月18日,经过反复考虑,李然决定向丈夫摊牌,结束这场已经没有幸福可言的婚姻。  当刘达军听妻子述说了离婚的前因后果,神情颓然,半天没说话。良久,他猛然站起来,气呼呼地说:“他竟敢拆散我的婚姻,我这就去找他算账!”   李然上前拉住他说:“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婚姻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。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越来越淡漠了,还不如趁早分开,还能做回朋友。”  2010年11月23日,两人到上海市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。在处理家庭财产时,刘达军除了分得一半存款外,其他财产都送给妻子,让李然十分感动。  第二天,刘达军又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,他打电话给李然说:“我想了一晚上,觉得还要为你做一件事。刚才我给你银行卡上打了30万元,这是我离婚时分得的所有钱。虽然做不成夫妻了,但我希望你过得更好。万一那个男人以后对不起你,你还有个退路。”   李然举着电话正陷入无比的震惊中时,银行到账的手机短信也来了,她招行账户上果然多了30万元。李然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,你身无分文,以后怎么办?”  刘达军伤感地说:“我已经向公司提出了申请,调到南京去上班了,一个星期后就走,你不要替我担心。我的上海手机号会一直开通,以后你遇到任何困难可以随时找我,我仍然是世上那个最关心你的人。”  拿不起又放不下,三天相陪风云突变  李然思考再三,给刘达军打电话说:“我反复想了,你对我很仗义了,我不能再接受这些钱,你还是拿回去吧!”但刘达军的态度坚决,说他这么做没有别的目的,只想给她将来的生活增加一道安全保障,也算是夫妻一场。李然没想到前夫如此慷慨,她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这么做,让我怎么报答你呢?”刘达军表示不需要任何回报。   当天晚上,李然正躺在沙发上心烦意乱时,刘达军又打电话来,说是想请她到火车站附近的“开心酒吧”坐一下,算是分手前的道别。李然心里一阵酸楚,答应了下来。  李然赶去时,刘达军已经喝了小半瓶红酒了。李然坐下后,刘达军突然从身上摸出自己办的理发卡说:“这张卡里还有钱,我到外地也没用了,你理发时记得找那个姓黄的技师,他最了解你的发型……”  李然听着听着,抽泣起来:“为什么你要在离婚后才想到对我这么好?”刘达军看着前妻,一股难舍之情令他心痛如绞。李然哭得更厉害了,轻轻说:“你就这样走了,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!”刘达军心里一动,试探着说:“我过几天就要走了,你能再陪我三天吗?”刘达军见李然神情犹豫,伤感地说:“你为难就算了!”李然几经挣扎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   20分钟后,刘超给李然打电话,他听说李然在外面陪刘达军喝酒,放心不下,很快驱车赶了过来。李然不想让两人面对面地尴尬,站起身说要回去了。  走出酒吧时,刘超让李然坐他的车送她回去,但李然说想陪刘达军再聊一会儿,就和刘达军上了出租车,让刘超先回去。刘超看着他们上了出租车后,想了想,又开车跟在后面。到了李然的家时,刘超发现刘达军也跟着进去了。他心里一沉,马上打电话给李然:“你们都离婚了,他还去你那里做什么?”李然没想到刘超一直跟在后面,只好解释:“他回来拿点东西,一会就走。”但刘超却一直坐在车上等。一小时,两小时,直到凌晨三点多,刘达军仍没出来。刘超气得冲进小区大门想上楼找刘达军算账,但被两名保安拦在了外面。   这个晚上,刘达军和李然都没有睡意。刘达军不断回忆两人过去的点滴: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会好好把握。”他越说越伤感,甚至哭泣起来。李然也流下了眼泪,刘达军看在眼里,心中暗喜。  这一晚,刘达军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:他原本就一万个不愿离婚,在夫妻共同财产几乎都给了李然后,他实在不甘心。他决定孤注一掷,将剩下的那笔钱也都给她,如果她收下后没有反应,就当他赌输了,如果她被这片真心所感动,那复婚就还有希望。事实证明,事情正向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……  第二天早上,刘达军看着李然,深情地说:“我真的不想离婚!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发誓一定改掉以前的所有毛病!”他接连问了好几遍,李然才艰难而又含蓄地回答:“过两天你就要离开上海了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   刘达军冲动地说:“只要你让我留下,我立即留下,我们可以重新开始。”李然赶紧解释:“不可能回头了,我答应陪你几天,是因为你对我太好了。”  这时,李然发现手机没电了,赶紧换了块电池。刚一开机,刘超就打电话来了,声音很恼火:“我在你楼下等了一夜!你到底喜欢谁?”李然走到书房关上门轻声说:“我已经给他说清楚了,以后我和他只是朋友!”电话那边,刘超声明:“这是最后一次,请尊重我的感受。”  挂了电话后,李然走出来对刘达军说:“我上班去了!”她走出门时,刘达军大声说:“晚上早点回来!”李然犹豫了一下,没说话,径直走了。   到了晚上6点,李然刚走出公司办公楼,刘超就开车在等着她了。她无法回避,只好上了刘超的车。  刘达军做好饭后,左等右等不见李然回来,就打电话,李然直接挂掉了。刘达军一着急,不停地拨,李然都挂掉了。刘超不快地说:“你把电话给我,我来给他说!”  李然没说话,电话再次响起时,刘超拿过来,大声说:“我和她在一起,你别打电话了!”刘达军一听,热血直往上涌:“她已经答应要陪我三天,你别来搅和了!”刘超有点意外,将车停在路边,问李然:“你答应要陪他三天?”见李然不吭声,刘超有些生气地说: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   2011年4月11日,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对本案提起公诉,等待刘达军的必将是法律正义的制裁。  针对此案,上海市著名心理专家钱琳女士说,其实文中主人公李然已经对婚姻的走向做出了选择——离婚并开始新的生活。既然如此,她就应该在离婚时,与前夫在情感、财产等问题上当断则断。其实,刘达军将本属于自己的财产都给了李然,除了放不下前妻,更想借此打动她。继而,他提出相陪的要求,是想试探她的反应。此时,如果李然能果断拒绝,刘达军肯定不会再抱有幻想,悲剧也就不会再发生!  (本文除钱琳之外,其余人物为化名)  编辑/罗婷 作者:李风 等